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公司之旅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公司之旅

      

第一章 德华的故事

琳琳和我已经準备好出发了。已经有三年多没有放假了。过去的几个月我俩都忙坏了,非常需要这个假期来恢复一下。琳琳在去机场的路上就已经打电话给他母亲问我们的两千金怎幺样了。我知道她很想她们,我也是。

我们前往夏威夷度假。在我和另外三个同伴完成了一个极重要的计划之后,公司除了发给我们奖金之外,还安排了这次旅行。并且我们都可以带妻子参加。

琳琳知道这次免费旅行后行吃惊,很兴奋。我建议她用我的奖金买一些新的衣服,她却坚持说衣橱里的衣服已经够了。我让她忘掉那些保守的衣服,去买一些性感的衣服。

「性感的?」琳琳问。

「妳不明白?」我一边说,一边伸手挠她痒痒。琳琳咯咯笑着到在我的怀里。

「就是要性感,暴露,紧身,短小……」

「我知道你的歪念头了。坏死了,我都湿了。」琳琳打断我,一脸天真的抬头看着我。

在我好说歹说之下,琳琳总算答应了。说实话,我觉得琳琳自己都已经厌倦了每天套装的生活,还有那些保守的休閑服。

在出发前的好几天她已经开始策划到底该让她买些什幺样的衣服了。很多都是内衣。她不让我知道买了些什幺样的衣服,想让我吃惊。

直到去机场的路上我还是不知道琳琳到底买了些什幺。她在我很忙的时候整理行李,当我忙完时,她已经收拾好了。至少她现在穿的旅行装不是新的,我已经看过无数次。这件衣服根本就显不出她骄人的身段来。

在机场我们碰到了建华和志强。他俩的老婆要过今天才能脱身。很明显是被公务或家事拖住了。建华告诉我们学友夫妇因为家里有些事情,要迟一班飞机。我们已经定好了到夏威夷后的午餐,他们会在午餐后和我们会合。

一切都按计划好的进行。我们到酒店后休息了一会儿,就準备吃午饭了。琳琳说要换衣服,让我先下去和建华,志强会面。我就先下去,到那个和餐厅连在一起的大厅里等他们。五分钟以后,建华和志强也下来了。

我们一起聊天,欣赏风景,突然,我的眼角瞥到了一个美艳的女人正走向餐厅。她穿着超短裙,上面是一件比基尼短袖。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是个迷人的女人。建华和志强也发现了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背影,希望能看到她正面的样子。

当她转过身来,我的嘴都合不拢了。她是琳琳!喔,真是性感。

她穿的衣服就是为了吸引男人设计的,也正是我建议她买些新衣服时我脑子中的概念。那紧身的短裙刚刚包住她的臀部,上身的短袖看起来就像是一件简单的比基尼泳衣。就是这件短袖让琳琳 88 公分的乳房更显得突出。建华盯着她的乳沟,志强就看着我老婆的大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喔!」我站起身走向琳琳,从头到脚又打量着着她一米六五的惹火身材。

琳琳看着我说,笑着问,「你喜欢吗?」

我还没有回答,她贴近我,对着我的耳朵小声说:「你裤子前面那一团是不是我引起的呀。好像你的朋友都有些问题哟。」

对于琳琳的话我有些吃惊。她通常是不会在公共场合讲这种话的,即使是耳语。

我总算回过神来,说:「去吃饭吧。」

走进餐厅前,我把琳琳的裙子向上拉了些,她的小屁股就露出来,让建华和志强大饱眼福。琳琳我老婆的臀部显得更加迷人,她每天的运动让她 34–22–33 的身材保持的很完美。

琳琳一走进餐厅就成了焦点。特别是在她去取食物时,有一些男人离开桌子,装着看有什幺好菜,实际上却在偷窥我性感的老婆。琳琳似乎也不太在意。以前她很不习惯成为他人注意大对象,但今天却完全不一样。

这餐饭我胃口好极了,不知道是因为菜的确不错,还是因为我的妻子变得如此性感迷人。

饭后我们去沙滩散步。琳琳对我说:「我想去游泳。」

「走啊,去换衣服。」

琳琳没有动,却用大拇指钩住短裙,一边冲着我和我的同事笑,一边慢慢把裙子往下拉。我们都看傻了,我的阴茎也不断的爆涨!

「哈哈,被我骗到了吧。」

琳琳猛的扯下短裙,原来里面有一条比基尼泳裤。她脱掉高跟鞋,就往水里冲去。她就这样边跑边跳的冲过去,乳房居然还能保持在乳罩之中。

突然,两个只穿着泳裤的男人从我身边冲了过去,原来是建华和志强。原来这两个家伙也是有备而来,里面穿着 Speedo。

我无奈的看了看地上的衣服,又抬头看着我的老婆和我的两个同事在水里嬉戏。

我暗骂自己想的不够周到,只好回去换衣服。走出宾馆时碰到了刚到的学友和美薇夫妇。我告诉他们休息后到海滩去会合。

我到海边时,看到我老婆正在和志强在水里摔跤。起先我并没有什幺醋意,直到志强从后面抱住我老婆,又把她往后拉。琳琳挣扎了一会儿,直到志强对她耳语一番后才停止。

我走到水中,清澈的海水让我发现志强正把他裤子前的勃起紧紧的贴着我老婆的屁股。志强一边搂着琳琳耳语,他的手就一边往上移。还好,就在他的双手就要触及我老婆的胸部时,我老婆制止了他。志强同时也发现我的存在,很尴尬的马上放开手。

我虽然有些醋意,但还不至于生气,毕竟我们都是受过西方教育的,别的没学会,开放的观念倒是有。

「德华,来啦。」

「你们已经很熟悉了吧。」

琳琳的脸红了,志强却讚不绝口,「你老婆真是漂亮。」然后就向岸边游去。

我走到琳琳身边对她说:「他有点过份,是吗?」

「一点点了。」琳琳笑着回答。

「妳看上去不太在意哟。」我补充道。

琳琳咯咯一笑就闪开了,我在后面紧追不放。她哪里是我的对手,很快我就追上了她,用刚才志强的方式抱住了她。琳琳挣扎着要走脱,但是我紧抱不放,还用我勃起的肉棍紧靠在她的屁股上。她慢慢停止了挣扎。

「为什幺不动了?」

「嗯……,」琳琳呻吟着。

琳琳穿的比基尼是用布最少的那种,只有一根线大小的布条遮住私处,我凸起的部位就正好可以被她的臀部紧紧包住。

「妳好像很喜欢有个大东西插在这里,是吗?」我挑逗着问到。

「哼,要说大,我倒宁愿去找志强。」琳琳反击了。

「他让妳看他的阴茎了?」我问。

「像个棒球棍。」我老婆轻声告诉我别的男人的尺寸。

「他用棒球棍对着妳的时候说了什幺呀?」

我感到自己性慾高涨,一边用舌头绕着我老婆的脖子一边包住了她的双乳。

琳琳呻吟着,「他说了一些开玩笑的话。」

「说了些什幺呢?」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不能告诉你。」

「不能告诉妳老公?」

「不该是一个好女人说的话。」

正当我急于知道答案时,学友夫妇来了。

当我看着学友和美薇,我差点忘了我老婆的挑逗。当然是美薇引起我的注意。她和琳琳穿着同一类的比基尼,琳琳的是黑白相间的,美薇的却是全红的。而且比基尼下面的也大不一样。

美薇和琳琳差不多高,但并不如琳琳般苗条。这不是说她胖。她当然不胖。和琳琳比较一下,我想她的三围大概是 38–25–37 吧。让人头晕目眩的身材!

我们在水里玩了一个钟头左右。其中有个游戏值得一提,是一场角斗。每个妻子要骑在丈夫的肩头,尽力把对方推下去。我们玩的很热闹,志强和建华也加入了。我和学友只好借出妻子一用。志强选琳琳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一会儿,美薇就开始想玩的更刺激一些。她总是设法想把琳琳的泳衣扯开,露出她的乳房来。琳琳只是尽量的闪避,看上去并不介意。几分钟以后,她的乳罩被拨到了一边,乳头露了出来。

美薇大叫:「好硬的小点点哟。」

志强马上扭头,视线却被我老婆的泳衣挡住。他并不放弃,马上就把琳琳转了一圈,想从正面看到琳琳的乳头。结果是他的头埋在了我老婆仅用比基尼遮住的阴部中。

琳琳用手敲志强的头,想让他停止,志强不听。琳琳只好全身摇动,最后志强失去平衡,和琳琳一起摔入水中。

表演真是精彩。琳琳在水中泳衣穿好才露出水面。我明白,如果志强再坚持一会儿,琳琳下体的泳衣就会移开,志强就可以看到我老婆的阴部了。

下午其余的时间我们都在晒太阳。直到五点左右,我们才回房休息。并讲好八点钟一起吃晚饭。

回到房间后,我就盯着老婆笑,笑到她不好意思,在那里问:「有什幺好看的?」

「妳变得好有挑逗性唷。」

「你喜欢这个新的我吗?」

「简直是太棒了!」

「真的?那你等着看我今天晚上穿什幺去吃晚饭吧。」琳琳笑着说。

「我等不及了,老婆。」我边说,边开始抚摸她。

琳琳轻轻把我推开,「再晚一点好吗?把你的能量留到见到我的晚装以后吧。」

这让我突然想起来刚才她和志强在一起的情景。于是我问:「志强到底和妳说了些什幺?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告诉我吧。」

琳琳狡猾的笑了笑:「不说。」

我有些沉不住气了。我不介意有人挑逗我的老婆,这样可以让我觉得自己的老婆是迷人的,而且实际上,当看到志强把用自己勃起的地方摩擦着我老婆的臀部时我很兴奋。让我受不了的是琳琳不告诉我。

琳琳看到我有些不高兴,但也只是说:「其实没什幺了。」然后就进洗手间了。

她在避开我。我没有办法,只好躺在床上,睡了。

大概一个小时后我醒了。琳琳静静的睡在我的身边。

我又一次上下把她打量了一番。我对自己有这样的好老婆感到自豪。她像对待国王一样对待我。我真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我起来洗了个澡,然后穿衣。这时琳琳醒了。我提醒她:「只剩下不到一个钟头了。」

然后她去沖凉,我在外面看电视。琳琳包着浴巾出来了,但是她对我说:「不如你先下去,然后让我给你一个惊喜。」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先走了。

我只在大厅坐了一会儿,志强和建华也下来了。大概快八点了,学友夫妇也下来了。我们都注视着学友的老婆美薇。她穿着一件很紧身的弹性纤维布料的连衣超短裙。黑色的衣服和她金黄色的头髮很衬。下半身极短,我们稍一弯腰就可以看到她的内裤。领口很低,深深的乳沟突现,乳头隔着衣服向外突出。我马上就硬了。她的穿着就是吸引人的目光用的。琳琳有对手了。

我们又等了五分钟左右,我老婆总算出现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原先那个害羞的老婆已经不复存在了。像美薇一样,她穿的像一个高级妓女,但是有不同的味道。我老婆穿着一条黑色皮短裙,短到可以看到她的屁股了。

我先开始一直以为她只穿了一条内裤,但它的确是短裙。腿上是一双黑色透明丝袜,脚蹬一双六寸高跟鞋。上身是一件黑色皮文胸,银色链条坠在前面,硬质的乳罩部分只能堪堪遮住她的乳头。如果说美薇穿的惹火,我老婆穿的简直就是向人发出信息『和我做爱吧』。

我走过去迎上我老婆。我明白我是众人羡慕的对象。对于她比平时稍浓的化妆我也是很满意,棕色的眼睛看上去很有神秘感。「妳迷死我了。」我轻轻的对琳琳说。

「能不能让你勃起呢?」

「当然了。」

「真的?我要你干我,越早越好。」

每个人都对琳琳的晚装讚不绝口,甚至美薇都被吸引了。我们因为琳琳成为餐厅的焦点。她用极性感的步伐走进餐厅,臀部在皮短裙中上下跳动。

我们在万众注目之下用完晚餐,然后到一家夜总会去。琳琳和美薇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琳琳也好像很喜欢陌生男人的目光。说实话,当我和琳琳在舞池中,她紧紧的贴住我时,我恨不得马上就和她做爱。

建华和志强当然不放过每个和她跳舞的机会。在我和美薇跳舞时我也有好几次想把我的肉棍插进她的体内。

志强还在不断的挑逗琳琳。我很明白他好几次故意把手落在琳琳的臀部,应该还有一次想摸我老婆的胸部。琳琳每次都很有礼貌的拒绝了。

夜慢慢的深了,我老婆的抵抗也越来越弱,好几次都成功了。当我和老婆跳舞时我问他志强和她说了什幺,她还是故意卖关子不告诉我。我只好想着晚上在床上怎幺让她说话。

一个小时后,学友夫妇想回酒店了。学友告诉我美薇有些不舒服。大概是这里的海鲜不太对她的胃口吧。学友告诉我没什幺大不了的。如果美薇没什幺事情,他一会儿就会回来。

这时琳琳还在舞池中和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男人跳舞。当她随着节奏摇摆时更显得性感迷人,而且让我想起了脱衣舞孃。我们过得很开心,唯一不足的是女人不够。学友回来了,说只要睡一个晚上美薇就没事了。建华和志强不好意思了好几次,说如果他们的老婆也在就好了。我完全同意。我已经厌倦了总是要我把老婆让给别人,和他们跳舞。琳琳到是很喜欢男人的注目。

凌晨两点,我们都有些醉意了,舞厅也要关门了。志强建议回酒店,然后到他房间喝一杯。

我还没有回答,琳琳已经说:「好哇,志强。」然后看着我笑。

我还能说什幺呢。我只是好奇她到底在想些什幺。

志强开了门,琳琳就先进去了。看者她性感的臀部摇摇摆摆,一阵阵热浪往上涌。我们跟着进了房间坐下。志强用房间的小酒吧为我们準备酒水。琳琳打开收音机,收音机里传来一阵满节奏重节拍的乐曲。琳琳随着节拍扭动起来。我又想起了脱衣舞娘。

志强大概也是这幺想的吧。他对琳琳说:「琳琳,妳跳的比舞厅的脱衣舞孃还好。」

琳琳闪动着诱惑的目光笑着。

「不如让我们看一看妳的身材是不是也比她们好呢?」

我意识到志强是在让我老婆脱衣服给他看,但我并不太介意,大概是我也沉醉在我老婆的变化之中,同事对我老婆感兴趣也很让我兴奋。

去它的,我现在就想干她。在晚餐前她曾要求和我做爱!接下来的会发生什幺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

第二章 琳琳的故事

当志强说「不如让我们看一看妳的身材是不是也比她们好呢?」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确是变了很多。

接下来要怎幺办呢?整个晚上我都是慾火焚身,而这里有四个优秀的男人就在我面前,比我梦想的还要多。问题是其中一个是我的丈夫。是他在无数个夜晚一边和我做爱,一边在我耳边喃喃细语,让我想像旁边有别的男人在观看,让我想像有别的男人同时在和我做爱,让我想像我和别的男人做爱时他在一旁观看。

天啊,那种感觉真是美极了。可那毕竟是幻想,现在却如此的真实!

我摆出一副我认为是最性感的笑容,在这些男人面前慢慢的扭动身子,最后停在了老公德华面前。

我慢慢的分开双腿,坐在他的膝盖上,面对着他。我的嘴唇碰到了他的,我的下体在他裤子前的凸起处摩擦。我明白当我在我老公的阴茎上下摩擦时,我的裙子已经缩到了腰上,他的朋友们可以好好的看到我的臀部,但是我不在乎。

我老公急促的喘息着对我说:「老婆,妳明白自己在干什幺吗?」

我盯着他的眼睛,然后靠紧他,轻声说:「你不是要让我性感吗,我正在享受性感的感觉呢。」

我停了一会儿,「你告诉过我你想看我和别的男人做爱,现在就是机会。他们现在都想干我呢。这是你希望的吗?你真的想看我和你的朋友在你面前做爱吗?你决定呀。」

说完,我轻推在他的阳具上慢慢站起身来,又回到房间中央继续我的慢舞。我一边跳,一边慢慢用手抚摸全身,我的大腿,我的小腹,我的乳房,哇,我相信我已经湿透了。

我离开老公时,看到他脸上闪过好多种表情。我不明白他到底会怎幺说,怎幺做,但当我又望向他时,我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和他的点头示意。我的幻想就要实现了吗?

我小声问他:「真的?」

他又点了点头。

我慢慢绕着志强扭动,他似乎忍不住了,起身解开了我紧身衣的前扣。我用手护住,明白这才是真正决定性的时刻。我又望向老公,他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我鬆开双手,双乳脱衣而出。

我用双手轻抚着乳房,用指甲轻叩乳头。身子一抖,上衣掉在地上,我上身赤裸了!

我继续一边扭动,一边慢慢把短裙往下拉,露到臀部,有往上拉。看着他们迫不及待的样子,我明白自己真的很有挑逗性。最后我鬆手让短裙掉在地上。从短裙中走出,我转到了建华的前面。

我拉着他的手放在我腿上,「建华,我想把丝袜脱掉。」

我不用说第二次,也不用再说得明白,建华马上就拉低我的丝袜,让我走了出来。现在就剩下一条比基尼式的内裤了。

我再跳到学友前面,笑着问他:「就剩一件了,你愿意帮我脱掉吗?」

他也笑着回答:「当然可以,但是要用我的方法来脱。」

我还能说什幺。当然同意了。

「好呀。你想怎样呢?」

他示意让我靠近,然后低头,一口咬住我的内裤,慢慢往下拉。这是第一次别的男人离我的私处如此之近,我的腿在颤抖。我的阴部感到他的呼吸,我想分开双腿,但还是先把裤子脱掉吧。

内裤移低了,他的舌头又回到了我的阴部。我呻吟着。

不知道谁在叫:「不公平呀。」

我才不管公平不公平呢。憋了好久的性慾总算有机会发洩了。德华轻轻抬起我,让我后背靠在地上。

内裤已经褪到了膝盖处,他把我大腿分开,一头扎了进来。舌头先是在我大腿根部打转,然后……他的舌头舔了进来,我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裤子,脱掉我的内裤。」

学友狡猾的笑着,「妳现在是我的,直到我把妳的裤子脱下来。」

我摆动双腿想把内裤脱掉,但在这种姿势下,结果是学友的舌头在我阴唇上移来移去。

一阵阵热浪从全身各处涌来,「嗯….啊….」就是我所能发出的声音。不一会儿我的高潮就来了。他看到我在他舌头下颤抖,才慢慢脱下我的内裤,让我全身赤裸。

当我慢慢反映过来,我发现自己是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旁边是四个男人。我难道不该感到尴尬吗?我想不用吧。

当我爬起身时,我发现房间里不止我一个人没穿衣服,我老公和他的三个同事也已经脱光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公主一般。看看,这些男人都为我着迷!

我老公的阳具已经硬挺挺的站立着。我对他当然熟悉。至于其余三个:学友,他一米七八左右,匀称的肌肉,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腹肌,特别是要根阳具从黑丛林中直冲而出。他的口交技巧,噢,我有想起了他的舌头。建华,据说是工作最认真的。从他那微微突起的小腹就明白他不是经常运动的人。但是他那条肉棍到是不可小瞧。然后是可爱的志强,他身高一米八五,整个身体成迷人的倒三角,迷人的眼神,肌肉发达的身体,但是,他的阴茎!!我从未见过如此之大的阳物。只是看着他那青筋爆跳的阴茎,我的乳头就已经勃起,我的下体就已经湿润。

我翻过身来,慢慢爬向志强。离他越近,他那根肉棍就越加显得大,我越想要他,我就越湿润。我终于可以伸手抓住它。我慢慢的从龟头套动到根部,我的手企图握住它,但是我的指头碰不到一起。

我抬头望着志强问:「老天哪,你真大呀。你会用它来做什幺呢?你想把它插到我里面吗?」

说完,我低下头,伸出舌头绕住他的龟头。我张大嘴,尽量的把他的龟头含入口中。我的牙齿在他的龟头根部合拢,然后我轻叩着他的阴茎上下移动。

「噢……」他一边呻吟,一边用力想插的更深。

我用舌头在他的龟头处舔来舔去,又用手上下套动。他的阴茎在我口中居然有大了许多。突然我发现他全身肌肉紧张起来,我慢慢的离开他。

志强向下看着我说:「别停呀,琳琳。我要射了。」

只有用手轻轻握住他,「我有比嘴更好的地方来伺候它。」然后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对于自己的体型我很有信心,每天的运动让我 34–22–33 的身材保持的很好。因为要经常游泳我也剃了阴毛。我发现志强盯着我的下体发呆。

「你在看什幺呢?」我挺起腰挑逗他。我的手也往下滑,摩擦着我的阴蒂。

「看起来你想干我,是吗?」

他的答案是一边微笑,一边自己在那里摩擦自己的阴茎。他望着我,「宝贝,我想操妳,直到它再也直不起来。」

我的乳头又涨了起来,爱液又开始往外涌。

我慢慢转身,分开腿跨在志强的腿上。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屁股在椅子上挪动,龟头顶着我的阴唇。

我不让他插进来,但是我用阴唇贴着他的阴茎上下扭动。当我坐到他的腹部时,天哪,他的龟头都快碰到我的肚脐了。

我一边继续摩擦着志强,一边望向我老公,「亲爱的,这是你想看到的吗?你想看到志强干你的老婆吗?」

我还用手移动志强的阴茎,对準我老公。

「可以吗?你总是说我很紧,我可以把这个大家伙包住吗?我想让你看到他插我。」志强在我身下呻吟。

我老公也是满脸吃惊的样子。我和他说话时他一边用手套动自己,一边盯着那个可以顶着我的肚脐的阴茎。我低头,发现志强已经有一些分泌物冲出来了。我用手轻轻把液体擦去,伸给我老公看了一下,然后将手指含在嘴里。我老公发出了呻吟。

志强伸出右手搂住我的乳房,手指轻轻敲打着我的乳头,然后又捏,有搓,弄得我好舒服。他又在背后亲吻我的脖子。天那,他那湿湿的舌头!他的左手又伸向我的下体,手指头插进去一点点,又拔出来,搞的我痒死了。

他的左手慢慢移动着,挑逗我的阴蒂。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头靠在了他身上。我已经感到高潮就要来了。他又在我耳边细语。我尽力从兴奋中集中精神想听明白他说什幺。但是当我听到时,他的话越发将我推上高潮。

「我想得到妳好久了。今晚我总算如愿以偿。我要用整个晚上来和妳做爱。」

我的臀部随着他的手扭来扭去。我不行了。

「志强,你再不插进来,我高潮又要来啦。」

这时我听到一阵粗粗的喘气声,是我老公。他站起来用手迅速的搓着他的阴茎,然后射精了。浓浓的精液射向空中,落在地上,有一些还粘在他的腿和手上。

我也忍不住涌出了大量的爱液。志强把我抱到了床上。

他说:「妳老公已经射了,现在该我了。」

他把我的腿露在床沿外面,我可以感觉到刚才高潮后的液体还在不停的往床单上流。

我把腿分开蜷在胸前,从两腿中间看到志强一手握着他的肉棍就向我的阴部插过来。但是他并没有马上进来。他的龟头只是在我的阴唇处摩擦。

我大声的叫着。志强慢慢加了力道,一个鸡蛋大的龟头正撕开我的阴道往里闯。我不得不完全倒在床上尽力接受这个庞然大物。

志强停了一会儿,对德华说:「没问题吧,老兄。我要干你的老婆了。」

我老公看着他笑着告诉他:「她想要就给她吧。好好伺候她吧。他妈的,你的还真大!」

志强再也没有顾忌,阴茎不再徘徊,直接就插了进来,拔出去只留下一点点在里面,然后又插进来。

天哪,他只是慢慢的抽动,怎幺会比我老公狂风暴雨般的高速运动还要好受。一寸寸,他越插越深,我好像和他锁在了一起。我想动,却怎幺也动不了。我能做的只是夹紧他,享受着他。

噢,高潮又来了!我全身发麻,在他身下颤抖。我什幺也不知道,只好紧紧搂住他,不断的叫着他的名字。

志强也喘着粗气:「琳琳,我不行了,我要射在妳里面。」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我很淫蕩的叫着:「快,快点。」然后我就在飘飘欲仙的感觉中死了过去。

第三章 志强的故事

自从第一次见到琳琳就被她迷住了。可是我已经结婚,她也一样,而且是嫁给我的同事。

可是现在我就在这里和她做爱,而且还是当着他老公和其它同事的面!琳琳真是一个性感的女人,也很明白怎幺对待男人的阳具。

她老公可真是够幸运的。她做爱时的叫床声也让我吃不消。

她那紧紧的阴道包着我的阴茎摩擦着,我紧锁着的精液爆发了,通通射在她的体内。

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我的射精让琳琳有了高潮,我看着她因为极度的兴奋而晕了过去。一种自豪的感觉涌上来–是我让她有如此的高潮!

我从她身上爬起来。她的阴唇已经红红的,爱液正从阴道慢慢往外流。她的阴唇也随着心跳一下一下收缩。一会儿,我的精液也从她的阴道中流出来,扩张到她的肛门。

最后她醒过来,用讚赏的眼光看着我说:「谢谢,太美妙了。」

「不客气,美人儿。」

我又补充,「妳记得吗,我刚才说要整个晚上都和妳做爱。」

琳琳用手撑着身体,「随时奉陪。」

又环顾四周,「其他的人呢?你们会给志强这个机会吗?」

建华赶快回答:「当然不。我们怎幺办?」

学友也说:「妳不会只让志强一个人搞妳吧。」

「不要忘了我。」

德华也加了一句。他还在忙着把刚才看着我干他老婆时自己射出来的精液擦乾净。

建华走到床前,琳琳就转向他,用手抓住他的阴茎套动起来。我只好起身让开。虽然建华已经是翘起来的,琳琳还是一口咬住他。

我看着她一边很诱人的舔着建华,一边用诱惑的声音对建华说:「我喜欢你的大鸡巴。你想插进来还是让我把你吸出来?我都喜欢。我真想尝尝你的味道,又想让你插进来。」

「噢,琳琳,妳是我见过最性感的女人。」建华说。

他的话倒是让我印象深刻,因为他老婆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建华把阴茎拔出来,和琳琳热吻起来。琳琳一刻也不停着,眼睛虽然看不见,下身却摆动着寻找建华的肉棍,直到她的阴唇和建华的肉棍也接吻。然后她一个『坐马吞棍』,就坐在了建华的阴茎上。

整个过程她都在和建华接吻,她的下身好像有自动导航的功能。

琳琳停止了接吻,好可以用全身的力量压在建华的阴茎上。建华的阴茎已深深的插在她的小穴中,她就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摇动着建华的阳具。我突然又想到了脱衣舞孃。我望向德华,他笑着,明白建华已经要射了。

「喜欢吗?」琳琳问。

「喔……啊..,妳是怎幺做到的?!」

「我可以理解成你喜欢喽。」琳琳加快了摇动的节奏。

「啊……,我..要….射了….。」

琳琳赶快从建华身上跳起来,把他的鸡巴塞入嘴里,鼻子埋在了建华的阴毛中。我可以看到建华的臀部随着精液的排出而收缩。大约三十秒,建华才倒在了床上。

琳琳把他萎缩的肉棒吐出来,笑着对建华说:「你的味道真好。」

建华一离开琳琳,德华和学友都走上前去抢位置。他们互看了一眼,就马上争着要琳琳和自己一起。

琳琳马上解决了问题:「你们一起上。」

她让德华躺在床上,走到自己的皮包前面,从里面拿出了一瓶润滑液。她把她老公的阴茎涂满了润滑液,又把自己的肛门弄的油油的。然后背对着德华躺在了德华的身上。

她手往下伸,抓住德华的阴茎摇了几下,弄得德华马上就硬梆梆的。在自己的肛门转了几圈,琳琳就把她老公的鸡巴插到菊门里面了。双手撑在德华的两侧,琳琳用肛门上下套动着自己的老公。

学友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我想他大概不知道该怎幺办吧。琳琳示意他过去。学友慢慢走到床前,分开德华的双腿,盯着琳琳湿润的小穴发呆。

琳琳这时不再用手撑着自己,而是整个倒在德华的身上。学友总算反映过来,毫不迟疑的插了进去。他很快就和德华建立起一种节奏,在琳琳的两个洞里进进出出。

过了一会儿,我走近看个清楚。琳琳的阴唇已经通红,粘满了润滑液,她的分泌物和学友,德华的先头部队。

琳琳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说话。但是从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有不断的高潮。我的两个同事也不说话,专心的插着这个尤物。直到学友从琳琳的阴道中拔了出来。他的精液射在了琳琳的脸上和肚子上。这家伙射的还真多耶。我从来没有见过,自己也从未一次射过这幺多。

学友的精液触动了德华的兴奋点,他也急忙拔出来,把精液贡献在他老婆的乳房上。然后就急忙离开了他被精液覆盖的妻子。

他们大概是怕琳琳又昏过去,所以没有什幺更多的动作。

琳琳倒是很快就恢复过来。她用手指把身上的每一滴精液粘起送到嘴里。我和其它三个同事就在一旁看着她如此龌龊的行为。

「如果你们觉得这就是今晚的结束,你们恐怕忘了我的话。」

稍稍休息了一下,喝了几杯酒,我们又开始战斗了。

琳琳就跟个花痴一样。恐怕德华得重新考虑让他老婆和其他男人做爱的决定了。琳琳总是不断的要我们。

有一次,我们四个人要一起上,我插在她肛门里,建华插在她阴道当中,德华和学友都被她含在嘴里。我们甚至试着当我插他肛门时用两个阳具同时插在她阴道中。可事实証明这种姿势不会让你觉得舒服。如果我们不同时上她,至少都有两个同时伺候她。

太阳慢慢升起时,其余三个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只剩下我和琳琳。德华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居然娶到这幺一个不知足的老婆。

大概六点,学友、建华和德华离开了,当时琳琳正在让我狠插她喉咙。

德华告诉他老婆他很累了,先回去休息,让琳琳留下来直到满足为止。

我们约好了十二点半一起吃午饭,然后两点半去打高尔夫。又半个钟头,我实在是不行了,只好投降认输。琳琳居然也不离开,还问我是否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躺在床上。我当然欣然答应。

「如果你想搂着一个人,琳琳绝对是你的不二之选,又软又暖。」

大概只有在一场疯狂的云雨之后你才可以睡的和婴儿一样的香。

我醒来时,琳琳已经离开了。我沖洗了一番,第一个到楼下等他们。然后是建华。最后是两对夫妇。

两个女人看上去都非常的迷人。我禁不住冲着琳琳微笑,她也用充满淫慾的目光告诉我昨天只是一个开始。美薇倒是看上去非常活泼。我禁不住想,她是不是已经知道早我房间发生的事情呢?如果知道,她会有什幺反映呢?

两个女人对打球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们只好让她们自由活动。两个穿着短裙,露着大腿,扭着屁股的女人在你面前,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大饱眼福的机会。我的好同事们也都一样。

第四章 美薇的故事

这个假期开始太不顺利啦。在舞厅里喝了一点酒就觉得不舒服。老公送我回宾馆,帮我换好衣服,又说要留下来陪我。「不要,要是因为我让你玩的不痛快,我更不好受了。你去和他们一起,我很快就好了。」于是我老公亲了亲我,离开了。我很快就睡着了。

大概是凌晨两点左右我醒了,发现学友还没有回来。我太累了,没有想太多就又睡了。

不知何时有人蹑手蹑脚的爬上床,搂着我。学友回来了。十一点半,闹钟响了,肯定是学友搞的。我还没有睡够,恨不得把闹钟扔出去。

我轻轻吹着学友的头髮,「喂,你搞的闹钟哟,有什幺安排?」

「十二点半吃饭,然后去打高尔夫。妳还好吗?」他迷糊的回答我。

当我的手碰到他,我马上发现他的阴毛黏乎乎的贴着肚子。

「昨晚你干什幺了?」我大叫道。

学友脸红了。老公啊老公。

我也不再摸他,一翻身爬到他身上,用乳房紧贴着他的胸脯。他的乳头马上就硬了。

我慢慢在他腰部扭动。

「发生什幺事了?」我不断的重覆,不断的用指头轻弹他的乳头。

他边喘着气边告诉我个大概。老天,居然是琳琳!那个看上去总是很正经很传统的女人?

学友和我很开放,都有交换性伴侣的经验,我们也商量过要和德华夫妇交换一下,但是他们看上去是极其的正统。

这个假期一定会很有意见。时间不多了,我们一起去沖凉,给对方抹肥皂,帮对方洗重要部位。我当然不会放过挑起老公性慾的机会,但要有时间!现在没有时间了。

我问学友今天我应该穿什幺,他说:「我不明白妳的感觉如何,但看上去是一个有艳遇的假期。不是妳想要的吗?」

我想了一会儿,反问他:「你是不是想问我想不想干你的同事?是!」

只是想一想我就觉得全身发痒。我就选了一条短裙。

到大厅的时候我们碰到了德华夫妇。我仔细打量了琳琳一下。啊,她真的变了。

她穿着一条紧身超短裙,贴身的上衣让人很容易就明白她没有戴乳罩。我真的有一下醋意,她的小乳房看上去很结实,没有一点下垂的痕迹,乳头凸起,直顶着她那件用透视布料做的衣服。我从没有见过她穿成这个样子。唯一让我好受一些的是她的乳房没有我的大,而且我的也很结实。

我们在大厅和志强还有建华碰头,志强和琳琳充满情慾的眼光交流逃不过我的眼睛。

「那是什幺意思?」

学友笑着告诉我:「妳应该看一看他们昨天的表演,很精彩。」

寒暄一番,我们坐下来享用了丰盛的午餐。两件事很明显,一是德华不太高兴,二是琳琳的目光总是离不开志强。

我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知道昨天到底是什幺情形。男人们的高尔夫时间要到了,我问琳琳:「这些家伙去打球,我们干什幺呢?要不要去买东西?」

琳琳说:「我想去泳池里面泡着,如果妳也愿意的话。」

我不得不承认在温泉里泡一个下午的确是个好主意。当然,这也更容易让我刺探消息。

我的手爬上学友的大腿根,「你可不要累坏了,我还有用呢。」

他直直的坐着,尽力显得很平静。

「现在还让我怎幺专心打球?」

我可不管,拉这琳琳扭头就走。我们俩都加大了臀部扭动的幅度,因为那些饥渴的男人真正盯着我们,好刺激。

我和琳琳在大堂分开,说好尽快换好衣服在泳池见面。

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禁奇怪:「到底是什幺让她变成这样呢?」

通常穿的很正经的女人作风也应该是很保守的。可是她现在的穿着吸引着所有路过的男人的目光。有些老外看上去真是色迷迷的。

满脑子都是学友告诉我有关昨晚的事。琳琳怎幺在四个男人面前跳脱衣舞,怎样让他们发洩,而且还是很多次!

进了房间,我直直的站在镜子前面,慢慢的脱掉外衣。手伸到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把乳罩扔在地上。自由的感觉真好。我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用指头轻轻搓着乳头。一阵暖流冲向全身。我不禁呻吟起来。

手往下,脱掉短裙和丝袜,我全身赤裸的站在镜子前面。虽然没有自慰,但是我感到已经湿了。天哪,我真希望学友就在身边。

拿起一件蓝色的泳衣,我匆匆向泳池走去。琳琳已经在那里了。她看上去真是很迷人。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比较保守的两件头泳衣,但是很能突出她娇小的身段,白色的泳衣和她健康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拉过她身边的椅子,躺下来享受着夏威夷的阳光。泳池里没有什幺人,而且我发现旁边的温泉池里头一个人都没有,就站起身对琳琳说:「琳琳,去泡温泉。」

「好哇。」琳琳说着,拉着我的手站起来。

当我们的手碰到一起时,我有一种微微的麻麻的感觉。

「嗯..,好舒服….」

在温泉里的感觉真是不错。琳琳靠在一边,「我真要赶快泡泡,全身酸痛的。」

我的机会来啦!

「为什幺会酸痛呢?」

我明白琳琳虽然是闭着眼睛在享受温泉,但是她在偷偷的看着我。

最后她总是冒出一句:「漫漫长夜。」

是时候了!

「我知道,」我说,「学友都告诉我了。」

她的脸一下就红了,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我,好像我是天外来客。

「他告诉妳什幺了?」

我笑她:「我估计他都告诉我了。听起来昨晚真是不错哟。真希望我也在那里。」

在我慢慢的套她的话下,琳琳把发生的一切详细的告诉了我。

「我真的不知道可以有这幺多此高潮。」琳琳说。

「他们射在我里面,脸上,身上,嘴里,太奇妙了!」

温泉沖刷着我湿润的阴部。她接着解释是因为德华经常在做爱的时候提议她想像有别的男人在场看或操她时他在一边看,直到最后成为事实–他不仅在一旁观看,还和他的同事一起干自己的老婆。作为交换,我也告诉她我和学友的事情。

她边听边摇头,「我真不敢想像原来有这种生活。」

时间在交谈中飞快的溜走了。我建议在那些男人回来之前去桑拿一番。她欣然答应了。

在更衣室里头换衣服时,我禁不住盯着琳琳。她的身材非常的匀称,娇小,但绝不是皮包骨头。我伸展了一下身子,发现她也盯着我。

「看什幺呢?」

她脸一红,「我真希望自己的乳房能有妳的那幺大就好了。」

我脸红了,「别傻了,妳现在这样已经可以杀死任何男人了。」

她头低低的说:「谢谢。妳也一样。」

我们进桑拿房时里面只有另外一个皮肤鬆弛的白种女人,大概是和我们一比无地自容吧,不一会儿就灰溜溜的离开了,只剩下我和琳琳。

「我把毛巾脱掉没关係吧?」

我问琳琳。

「当然没有。」琳琳回答。

我脱掉毛巾,把它挂在旁边的钩子上。琳琳在一边盯着我赤裸着身体走来走去。

「该妳了。」我突然对她说。呼吸都停止了。犹豫之后,她还是像我一样脱光了躺在椅子上。

我们的目光接触时,她显得犹豫和害羞,但她还是和我一样,抓紧机会偷看对方的下体。我明白为什幺学友说和她做爱很美。从美国大学毕业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女人在一起过。但是琳琳这小妖精就在眼前,我有想起了和同学在宿舍瞎混的情形。

「要不要我帮妳按摩?」我问琳琳。

「当然好喽。」琳琳说着坐了起来。

我走过去分开双腿夹着她的臀部坐在她身后。我大腿内侧碰着她的臀部,我的手在她的双肩上轻轻按摩她的肌肉,帮她鬆鬆脖子。

「……嗯..嗯..,好舒服。」她呻吟着向我靠过来。

她温暖光滑的皮肤擦着我的乳头,一下就硬了。我的手也顺势沿着她身体的两侧往下滑,我的手在她的腹部汇合,慢慢的,慢慢的向上。终于,我碰到了她的乳房。哦……好久没有摸过别的女人的乳房了。我用双手罩住她的乳房,用手指头捻她的乳头。

琳琳全身紧张,我想『坏了,我太急了』。但她却没有拒绝的意思,还随着我的手指头扭动着上身,摩擦着我的乳头。她身子后仰,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我轻轻的吻着她。

「我..从来….没..没….」她结结巴巴的说。

我把手指头贴在她嘴唇上,「嘘….,我明白。我们到房间去吧。」

我们甚至没有沖洗就回到房间。到了琳琳的房间,我慢慢的替她脱掉衣服,带她到卫生间。我也把自己脱光。琳琳好像傻了一样,我明白她现在是很混乱。

调节好水温,我开始从头到脚替她清洗。我用满是肥皂的手先是轻轻抚摸她的乳房,然后是她的屁股。绕过她的阴部,我替她沖洗腿部。然后慢慢绕回来,清洗她最重要的部位。

我的手指在琳琳的阴唇滑动,她呻吟着靠向我,屁股跟着我的手收缩着。然后,我们接吻了!老天,这个小妖精,她的舌头是那幺的柔软湿润。她接过我手中的喷头替我沖起来。我的全身跟着她的手指头颤抖。

我们匆匆的擦乾身子,并排躺在床上用手上下探索着对方的身体。

当我翻身爬到琳琳的身上,我们的唇又碰到了一起。我们的乳头也顶着对方的乳头,轻轻的摩擦着。我伸出舌头滋润了她的脸,她的耳朵,她的脖子。

往下一点,我的手推着她的乳房,舌头绕着两个肉球打转,牙齿轻叩她的乳头。她在我身下呻吟。我的舌头继续向下游走,伸到她的肚脐眼。我舔到了坐在她身上时自己流下的液体。

再往下一点,我的舌头在她阴唇的外部转来转去,就是不碰到里头。琳琳把腿分的开开的,我顺着往下舔她的大腿内侧,大概是我的呼吸吹到了她的阴唇,她发抖了……我不再迟疑,舌头舔到了她的阴唇中。她喘息着……舔她的阴唇,吸她的阴蒂,和她的阴唇接吻….高潮来了!

她的腰抬起来,停在半空中……然后重重的落在床上。她的身子在我的舌头下颤抖。

「我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她不断的重覆。

我依然轻轻慢慢的舔着她,她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我不知道,」她说,「我不知道。」

我抬起身,下体在琳琳的身上慢慢的摩擦,享受着被她皮肤轻抚的快感。琳琳把我推倒在床上,翻身背对着我跨到我身上。

她的屁股慢慢移向我的脸….突然,一个湿湿热热的东西伸到我的下体–是她的舌头!

我把她的臀部拉向自己,我在她的大腿中喘息着….我死了!..一次….又一次……..

突然,琳琳不在身边了。

「怎幺回事?」我想。

我依稀记得我和琳琳的床上运动。当我的眼光能够集中后,我看到了志强!他正用手抬着琳琳的屁股。

琳琳只有头和肩膀靠在床上。她的大腿正绕着志强的腰。志强用胳膊夹着琳琳的大腿,用手托着琳琳的屁股,一只大阴茎插在琳琳的阴道里。

他的阴茎!老天!我见过不少男人的家伙,从来没有这幺大的,和老黑不分上下啦。

也有人在搂着我!没反应过来,一种被插入的快感袭来。

我抬头,德华冲着我笑。我扭头,正好看到志强在琳琳体内的快速的一刺。

他的睾丸碰到琳琳的肛门,琳琳尖叫着。志强慢慢的拔出来,然后又是狠狠的一刺。

德华有些心痛了,「别搞的她难受。」

「不,」琳琳边喘边说,「志强,不要停。」她移动着身体配合志强的抽插。

我从来没有见过别人做爱,是的,我和别的男人,学友和别的女人,但我们从没有一起搞过。我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两个男女在我面前性交。

志强又快又深的插着琳琳,琳琳的下体随着高潮的来临一张一缩,她张着嘴想说话,却什幺声音也发不出。

这幺香艳的表演在眼前,德华的肉棍很快就让我有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琳琳的眼睛也扫过我,但是我明白她什幺也看不到。她正享受着志强的巨无霸。志强急喘着,然后又一刺,插在琳琳体内不动了。他射在琳琳的阴道里面!

我的下体也是一热,德华也射了。

第五章 建华的故事

第一天真是美死了。从见到德华的老婆开始。多幺诱人的女人呀。只是在那时我怎幺也想不到一天之内竟然可以见到自己的阴茎插在她的阴道中。这次旅行的第一个晚上真是梦幻之夜呀。

我不得不承认第二天我感到内疚,我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嘉玲。我想像的到她知道我们五个人干了些什幺后震惊的表情。她发现我不忠一定会杀了我。我真的很头痛,不知道她今晚来要和她说些什幺。

高尔夫很棒,但我发挥的不好。我想是因为我一阵牵挂着嘉玲吧。我希望有办法让她也加入,这幺她就不会怪我了。虽然自己的老婆给别人玩不太是滋味,但我已经操了德华的老婆,又有什幺好办法呢?

打完球,我回到房间洗了一下,就躺在床上睡了。迷迷糊糊中听到电话响。是美薇打来的。

「到我房间来一下好吗?」多幺性感的声音。

对老婆的思念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学友迷人的老婆。

「一分钟。」三十秒之内我已经到她房间门口了。我敲了敲门,美薇开门了。我张大嘴什幺也说不出来–她什幺都没有穿!在我有所反应之前,她把我一把拉进房间,用她那迷人的身体贴着我的身体,用炽热的嘴唇贴着我的嘴唇。她的舌头推开我的嘴唇,在我嘴里探索起来。我马上就硬了。

我们接吻时,我抓紧了她的屁股,她也伸手向下摸我的子孙根。一会儿,美薇的嘴唇离开了我,对我说:「宝贝,我要你。」

她弯下身子,很快就把我脱光了。她温暖的小嘴马上就包住了我的阴茎,用比我想像的还要热情的口技为我服务。突然她站起来,一句话不说就把我拉到她床上,然后继续她的『口头工作』,还时不时用舌头舔我的睾丸和肛门!

嘉玲从来就没有舔过我的肛门,就连口交都不多。我在天上了。和琳琳昨晚一样,美薇也是热情无比。

「建华,我要你插进来。」

也不等我回话,她把我的阴茎吐出来,一下就坐到上面。

她的阴道很多肉的感觉,如果说琳琳和我老婆都还算紧的话,美薇多肉的阴道好像更舒服。

在我身上上上下下,她说:「你的肉棍好棒哟。插的好深哟。」

真的吗?昨天看到几个朋友结实的身体,我有的后悔没有好好锻炼。至于插的深,如果美薇知道志强有多大大概就不会这幺说了吧。谁知道呢。

「美薇,我喜欢妳的大乳房。」

我用手捏她的乳头一下,她的阴道就收缩一下,紧紧的包住我,美死了!

「啊……啊..快..摸它..」美薇边说边加快了上上下下的速度。

我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她都坚持不了多久。我挺起腰,配合她的上下运动,好更深的插进她体内,然后在肛门的收缩和阴茎的跳动中射了出去。大概精液『射』进去很有让人兴奋的感觉吧,美薇也马上就尖叫着用她的爱液把我的下体弄的湿湿的。

最后,就算是她倒在我身上,还是不断的挤压我迅速萎缩的阴茎。太美妙了!

突然,我发现房间里有其他人。我吓坏了,推开美薇,站了起来。双手捂这阴部,我原来是学友和志强。

「我….我..不..不是故意..的..,对….对不起..」

琳琳是自愿的,可美薇却没有告诉大家可以上她呀,虽然是她勾引我。他们肯定是刚才我感觉美妙的时候进来的。

他们没有反应,却有动作–马上脱衣服。

我心一鬆,「你们又要和我一起战斗了吗?」

美薇抬起头,总是明白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她也一点不紧张,还笑着说:「太好了。我要井井有条。」

我楞了一下,才明白她是什幺意思。这成语用的到是不错。她示意志强和学友走到床前,一手抓住志强的巨无霸,一手抓住她老公的阳物摇来摇去。

「想不想要一个更好的地方呀?」

志强听了,马上就躺在床上,把美薇抱到自己的身上,一下就尽根而入。

昨天琳琳还费了好些力气才容的下志强,看样子美薇是比较宽。但是她的阴道真的很舒服。

学友拿过一瓶润滑液,在他老婆的肛门上和自己的阴茎上都涂了些,然后就插到美薇的肛门中。

学友问:「妳现在满足了吗?」

美薇好像说话都有些困难,「好……好….好..美….」

她的身体在两个男人中间颤抖。

我盯着这淫蕩的情景,「如果换了是嘉玲….」

我只决定下体一热,我又硬啦!美薇也叫着:「快,快,像干蕩妇一样干我。」

我哪里还会迟疑,把阴茎送到她的嘴里。她的口技实在是一流,如果不是刚刚射过,我马上就会射在她嘴里。

如此狂风暴雨般的搞了美薇十几分钟,美薇似乎也不疲倦,但我知道学友已经累了,我也是。志强倒好,躺在床上当然没事。我又想到了嘉玲。

琳琳昨晚也是不知疲倦的让我们干。难道女人疯狂起来都是这样吗?换了嘉玲呢?想到这里我再也受不了啦,抽出阴茎,像平时手淫一样飞快的摩擦着自己。

美薇看到了,叫到:「射在我脸上!」

再几下套动,美薇的脸已经是精液满面了。我很惊奇,自己居然又可以射那幺多。

我把软下去的阳具塞到美薇嘴里,她用舌头绕着我,舔得我肛门收缩,贡献了所有的精液。

学友是下一个。突然他插在他老婆的肛门中不动了,我只能听到他粗粗的喘着气。

当他拔出来时,只有一点点白色的液体跟出来–他的精液全都留在美薇的肛门里头啦。

志强那里又是另外一番情景。当他射精后,他的精液和我第一次的精液一起顺着他的阴茎流出来。美薇用嘴把志强的阴茎,睾丸和肛门舔的乾乾净净。

美薇完工后还冲着我和志强笑,表示谢意。

志强说:「真想在搞妳一下,不过我和建华得走了。老婆大人一个钟头就该到了。」

我点了点头。美薇看上去有些失望,「不要那幺快就走嘛。」

「不好意思,宝贝。」

志强说,「我相信学友还可以支持一会儿。别急。我们还有一个星期呢。我保証还会有另外一次机会。」

美薇眼睛一亮:「你说的噢。学友,你要给我盯着,要不然我就到街上去找老外。我相信他们对中国女人很感兴趣。」

「放心。妳想要多少条到井里都可以。」学友笑着答到。

我和志强穿好衣服準备离开。

我问:「美薇,晚上有什幺安排吗?」

美薇说:「我和琳琳约好了去艺术中心看演出。德华会去,我老公也去。」

我告诉她:「那好吧,到时候再说吧。」

学友夫妇一边热情的吻着,一边看也不看我们和我们挥手再见。离开房间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插进来,亲爱的。」

我和志强约好换好衣服到大堂等。我用几乎所有的时间沖洗身子。我可不想让嘉玲看出来有什幺不妥。

在大堂碰到志强,志强说:「我刚刚收到曼玉的电话,她又误飞机了,得下一才能来。」

「没关係,我自己去机场好了。」

志强说:「我和你一起去,反正没事情干。」

「好哇,我正好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说。」

坐在车里,志强问我:「什幺事?」

我告诉志强我决定对嘉玲不忠,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怎幺告诉她。

我知道对于学友这一对那幺开放的自然没有问题,可是我和嘉玲不是这样的呀。坦白的说,我真希望嘉玲和我也能像学友和德华夫妇一样。

志强问我觉得嘉玲有没有可能接受其他人加入夫妻的性生活,我只好说,根据她那种被传统教育教出来的人肯定不会接受。志强说受传统教育没关係,主要是她是否热情。

我也坦白的告诉志强,虽然嘉玲在公共场合举止打扮都很正统,在床上如果她性起,也会接受些新鲜花样。

志强建议我找另外一个男人,挑逗她到兴奋,然后和她上床。跟着,有可能她会主动要求开放的夫妻性生活。

「好主意,」我说,「我已经有人选了。」我指着志强。

「我?」他惊喜的问。

「当然是你,」我又解释给志强听,「你是我的朋友,我信任你;嘉玲也认识你,有时也会说你好话;更重要的是你够大。」

我又加了一句,「只是不要让她迷恋上你的鸡巴。」

志强很高兴有这个机会。

废话!我把老婆送到你面前你会不要?!

他也坦白的告诉我他也很欣赏嘉玲的年轻貌美,还说引诱一个保守的女人应该很过瘾很有挑战性。

在机场停下车,我告诉志强要温柔些,不要把我老婆弄痛了。他答应会小心。我提议接到嘉玲后先吃晚饭,然后花一些时间在泳池里。然后我借故离开让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志强说建议不错。

我又问:「如果我在旁边看,你没有意见吧?」

「当然不。更刺激。」

志强回答着给了我他房间的钥匙。

我最后一个要求是要志强用避孕套。嘉玲不愿意吃药,避孕套是我们唯一的避孕方法。

他也答应了。

「不答应行吗?」

我心里嘀咕着,然后告诉他我会放一盒安全套在他房间里。

只等了十分钟左右,飞机就到了。大概是因为和志强已经计划好了,我心情不再想之前那幺的焦虑。

现在,我最盼望的是看到我可爱的老婆,把她搂在怀里。不一会儿,嘉玲就出来了。我冲上前紧紧的抱住她,深深的吻着她。

最后当我放开她时,她害羞的说:「才两天,就想成这样?」

心里乱乱的,不知道说什幺。

「志强也来了。曼玉还没有到吗?」

「她要晚一些。妳看上去真漂亮。」

志强开始动作了。我看到嘉玲脸红了。

「去吃晚饭吧。」我建议。

「我饿坏了。飞机上的太难吃了。不好意思,我先到洗手间去一下。」

望着她的背影,志强感叹道:「她真漂亮,建华。你真有福气。」我点了点头。

在车上志强就开始不断的上下打量我老婆。我们在路上找了一家海鲜餐厅解决了晚饭问题。志强开始施展他的泡女密技,很快,他和嘉玲就聊的很投机了。

第六章 曼玉的故事

「总算到了。」

听到飞机落地的声音,我又可以见到我老公了。

那该死的会议,让我错过第一班飞机。然后又是在因为机械故障在上海的停留。

唯一幸运的是我的隔壁坐着凯文。

他是个美国人,很高大,大概一米九左右。登机前他就主动找我聊天了。老外有时很可爱,很容易接触。上飞机前我们就已经很熟了。

我们都结婚了,我嫁给志强,他娶了一个金髮女郎。他还把她和他才几个星期大的儿子的照片给我看。很明显他很爱他们。

我不时的偷看他宽阔的肩膀和丰满的臀部。

老天,我慾火中烧。两天了,两天没有看到老公了。看着凯文,我想到了志强,想到了他强壮的阳具。太难受了。志强也算是身怀天赐之物,虽然不像老外般高大健壮,但那根阳具却很少有人能比得上,就算和那些拍成人电影的老外都不相上下。

突然扩音器响了,「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机长。很抱歉告诉大家,因为机械故障我们得迫降上海。飞行绝对没有问题,但暂时没有其它飞机接送大家。我们会安排大家入住航空宾馆,明天早上有新的飞机接替。对给各位早成的不便表示歉意。」

不便!!又一个晚上见不到志强,或具体一点,他的生殖器官。在乘客的嘈杂声中,我听到凯文说:「嘉玲?」

「不好意思,什幺事?」我从沉思中醒过来。

「我想..既然被延误了,不如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当然好了。」

专车送我们到离机场不远的航空宾馆。路上我和凯文都没有说话。我很想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幺。我看到他在飞机上偷偷的看我的大腿。难道他在想和我….?在我的床上过一个晚上?

只是这幺想了一下,我的乳头就硬了,下面也湿了。

到了宾馆,我们约好一个钟头以后在餐厅见面。他想马上就去,可我告诉他我想沖洗一下。他答应等我。

进了房间,我开始脱衣服。外套,然后是乳罩。接着是裙子和内裤。我摸着乳头,感到它越来越硬。

我轻轻打拉我的乳头,边望着镜子里的我。披肩的长髮在飞行中已经凌乱不堪了。还好,九十五公分的乳房依然挺立。对中国人来说很不错了。

「凯文会感兴趣吗?」我自己寻思着。

「当然。」我自己又回答。

我还从未见过一个不想上我的男人。我的手向下滑,肚脐,然后是黑森林。九十公分的屁股随着手指头在阴唇上的触摸而扭动。

「啊….」

我忍不住了,躺到床上,手指头插了进去。身体越来越热,有手指甲轻轻刺着阴蒂,我的阴道不断的收缩,吸着我的手指头。

「志强,我要你。」

电话铃声让我清醒过来。看了一下表,都快过了一个钟头了。「喂?」我拿起话筒。

「Hi,」凯文的电话,「準备好了吗?」

「对不起,」我说,「再十分钟好吗?」

我跳进卫生间,快快的沖了一下。温水流过我的身体,我真不想离开。用肥皂擦身子时,我又一次兴奋起来。我想做的事只是留在这里自己安慰一番,但凯文在等我。我只好匆匆的洗完了。

我选了一条黑色的 T-Back,黑色透明的乳罩,一条包着臀部的短裙,然后是一件白色的外套。敲门声。是凯文。

「进来,门没有关。」

门开了,凯文站在门口。真帅。一身运动装,紧身的恤衫衬出他宽厚的胸脯。我想大家就是那时我做出了决定–今晚,他是我的。

「妳看上去真性感。」他打量着我。

我想我一定是脸红了。

「谢谢,你也是。」

我坐下穿上高跟鞋,尽量抬高腿,让他能够看到裙子下面,甚至更深处。

晚餐很丰盛,香槟也很上口。越来越心痒。大概是对性的需要和酒精的作用,感觉太好了。

吃完饭后,我们到大厅的一角坐下。叫了一杯酒,听着乐队表演的,我的手爬到了凯文的手上。我注意到,不止一次,他偷看我的乳房。正中下怀,我也冲着他笑。

一曲我熟悉的慢拍子开始了。

「跳舞好吗?」

「当然。」凯文托着我的手,把我拉到舞池。

他一只手放在我背后,另一只搂着我。跳着跳着,我慢慢靠近他,乳房碰到他的宽阔的胸膛。他抬起我的双手,我两只手就围着他的脖子了。他的双手紧搂着我的腰,玩弄着我的臀部。抬起头,我看到他直直的盯着我。他低下头,我抬起头,唇接到了一起。

我在他嘴里喘息着,贴的更紧了。我们停在舞池中,互相感觉着对方。我的手滑到他的下体,轻轻揉着他的勃起。

「你的房间还是我的?」

凯文傻笑着:「我的。」

等电梯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不老实了,在我的屁股摸来摸去。我憋不住了,踮起脚尖吻着这个老外。手大力摸着他突出的部分。一声呻吟就是我得到的回报。

我咬着他的耳朵,「你準备好了吗?你想干我吗?」

回答是他喉咙发出的喘息。他吻的我更深了,我也不有自主的抬起大腿绕住他的腰。喔..他的阳具隔着布料按摩我的下体,赶快到房间吧。

铃一响,电梯门开了,我赶快推开他。还好没有人等电梯。高升的慾火被打断了,更让我全身骚痒无比。凯文拿着钥匙在开门,仗着四处无人,我从背后绕住了他,轻轻的摸着他那高高的勃起。他呻吟着,一把推开门,转身把门踢上,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拎起我,将我放在床上。

我的手插到他的外套里,把它剥到肩膀处,然后开始解他衣服的扣子。一边解,我的手一边伸到里头,感觉他那结实胸膛。

他的上身光了,我用指甲钩着他的乳头,听着他发出阵阵呻吟。我又往下滑到了他光滑的腹部,手指头在他的鬆紧带下游荡。

找到了打结的地方,我马上就给他鬆了